切换到宽版
  • 526阅读
  • 0回复

疫情冲击,士后“扩招”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真空箱灌胶机


      
      作者 俞杨
      

      
      继2月底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要扩大今年硕士研究生招生规模后,日前科技部又在官方文件中透露了扩大士后岗位规模的消息。
      
      士生们进入士后流动站,也就整体推迟就业两到三年的时间,那么出站后呢?
      
      稳就业
      
      疫情影响下,毕业生稳就业成为重点议题。
      
      2月25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强化“六稳”举措。当前要更加注重稳就业,特别是高校毕业生等重点群体就业。
      
      2020年有874万应届毕业生、341万考研生,如何分流?当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推出鼓励吸纳高校毕业生就业的多项措施,其中“扩大今年硕士研究生招生规模”引发广泛关注。
      
      研究生扩招,缓解了疫情影响下的就业压力。2月28日,教育部副部长翁铁慧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今年硕士研究生招生预计同比增加18.9万人。
      
      不承想,这次疫情对毕业生就业的冲击,连学历顶端的士生也无可避免。
      
      3月21日,科技部在官网公布了关于科技创新支撑复工复产和经济平稳运行的若干措施,明确扩大士后岗位规模,其劳务费用和有关社保补助按规定从项目经费中列支。
      
      所谓士后,就是士毕业到社会就业的过渡阶段,是给刚毕业的士提供继续在高校或企业研发部门进行科研的机会。
      
      扩大士后招收规模,士生可以晚两年再找正式工作。对此,有教育专家赞成扩大士后岗位规模,来缓解今年的士生就业形势。
      
      在科技部出台文件之际,不少省份也分别出台了类似的文件。湖南、陕西都鼓励高校、科研院所等士后流动站扩大士后招收培养规模。
      
      还有省份发布了士后线上招聘简章,今年山东计划面向海内外公开招聘2400名左右优秀青年士,进入士后科研流动站等开展研究工作。
      
      就业难
      
      学历顶端的士生,为什么也会就业难呢?
      
      我国从1985年起设立士后流动站,历史并不算久。不过,短短几十年间,我国的士教育规模早已不可同日而语了。
      
      根据知识分子报道,2019年中国高校士招生人数超过10万,而在1997年全国授予士学位的数量仅为7300,20年间翻了十几倍。
      
      南京大学教授李江跟中国新闻周刊指出,“突然大幅增加的士毕业生数量远超过高校教职需求数量,这是士生就业问题的第一重矛盾。”
      
      早在数年前,士就业问题就已在美国、日本、德国等发达国家引起重视。北京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沈文钦指出,美国数学和计算机科学的士毕业生在学术界就业的比例,从上世纪70年代初的80%下降到上世纪90年代末的47%。
      
      士毕业进高校似乎顺理成章,然而中国统计年鉴显示,近几年中国每年新增士毕业生人数比新增高校教师多两万人左右,这意味着约1/3的士毕业生没有获得高校教职。
      
      更何况,士生想留高校从事学术职务与编制情结不无关系,不过2020年是事业单位改革的最后一年,国家已明确今后高校将取消事业编制。
      
      供大于求的形势下,被视为“管道的泄漏”的非学术职业,不少士生被迫从事。不过,士身处学历的顶端,在就业市场里未必如此,高校需要士,企业不是非要士不可。
      
      尤其是进入三月以来,传统招聘热季“金三银四”因疫情遭到冲击。根据boss直聘调查数据,春节后十天,就业市场新增招聘需求较2019年同期减半,对期望高薪的士吸纳能力减弱。
      
      中国士生教育的第一个特点是士生年龄偏小,至少60%的士生年龄在30岁以下,正处在“无积蓄、无财产、家庭负担重”的阶段,哪里能靠学术情怀吃饭。
      
      寻出路
      
      知识经济时代,高层次人才,当然越多越好。士学历再高,不代表不重视质量。
      
      分流淘汰,是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士教育的典型特色,美国名校士生的淘汰率高达20%至30%,分流淘汰制提升了士教育的质量。
      
      建立士生分流淘汰机制,在我国高校也渐渐提上议程。3月13日,清华大学官微发布文件,提出对不适合继续攻读学位的研究生及早提出分流建议。目前,已有985高校正式推出士研究生分流退出机制实施细则。
      
      眼下,扩大士后岗位规模,为毕业后暂时没有找到工作的士提供了一个过渡工作经历。教育专家同时建议,对士后制度进行完善和调整。
      
      这既可发挥士生的作用,也可提升就业能力促进士更好就业。2015年发布的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改革完善士后制度的意见指出,我国士后制度还存在培养质量有待提升等问题。
      
      士后是士未找到满意工作时的过渡状态,本身并不是一份稳定的工作,士生出站后怎么办?如何保证其后续顺利找到工作?
      
      针对士生就业问题的第一重矛盾,南京大学李江跟中国新闻周刊指出,“宏观上讲,我们需要梳理清楚科学家劳动力市场的供给与需求,并搞清楚适合科研的劳动力市场制度安排,这里面有大量的空间是不清楚的,比如说工资要多少,是不是要奖励发论文,如何考核等等。”
      
      李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士生就业问题的第二重矛盾,是国内教职对于海归的偏爱,使得本土士生的就业空间被挤压。”
      
      目前,在国内的高校与科研机构,本土的士士后常常不如海外名校士士后受欢迎,因为教职申请的要求里看中海外经历、名校背景、与海外知名教授的合作关系等等。
      
      此外,李江指出,“在接收士后时,青年教授往往并不会因为科研能力突出而占优势,这使得原本可以作为中国科研主力军的士后群体的科研能力,尚未被充分发掘。”
      
      栏目主编:张武
      
      本文作者:中国新闻周刊 俞杨
      
      文字编辑:董思韵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苏唯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