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181阅读
  • 0回复

武汉三甲医院急诊医生夏剑:解封之后医院的压力可能会更大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鄞海白
 

姹傚寘鍏荤綉

      每经记者:陈星 滑昂    每经编辑:魏官红
      
      “病人可以收,但床也要留下。”在最艰难的时候,夏剑不得不跟120救护车“抢床”。
      
      作为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急诊中心副主任,夏剑心里很清楚,多收一个疑似新冠病人,就能让医院外的感染少一点,病人生的希望多一点。
      
      120救护车除了问什么时候能拿回床以外,还想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将非新冠肺炎患者送到夏剑手里。这也是夏剑在疫情期间最关心的问题之一:非新冠肺炎患者因为害怕感染或医疗资源紧张,而没有得到及时救治,酿成了不少“新冠肺炎次生灾害”。
      
      终于熬到了4月,从外地驰援而来的医护人员分批撤离,夏剑却很难抽出空来。“120不停在问,什么时候可以开始运送病人。”
      
      “现在我们还要假设每一个来看诊的病人都是潜在的感染者。”武汉解封对夏剑来说,不算是一个轻松的消息,被疫情打乱的陪产假,也可能和婚假一样,被忙碌的工作埋没。
      
      不过,他更担心的是,因疫情贻误治疗的普通患者将大量涌向医院,急诊首当其冲,而分流新冠感染人群的重任也压在了急诊。
      
      如今,武汉解封在即,回想起疫情发生以来经历的种种,夏剑感触颇多。
      
      封城:从“兴奋”到恐惧
      
      听到武汉封城的消息,其实心里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身处抗疫一线,顾不上去想这意味着什么。当时我们手上积压的病人已经很多了,唯一想着要做的,就是尽量把人力、物资补齐,治疗病人的医护人员要到位,医护人员的防护要到位,还有危重症患者的治疗设备要到位。我们几乎每天都在忙这些事,实在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想其他的。
      
      其实,封城至少能把人流先控制住,因为从当时的情况来看,人口流动会大大提升感染的概率。封城以后,大部分人就待在武汉了,不会让病四处传播,这对全国和全球来说,都是一种保护。
      
      封城以后,我们最担心的问题是病人越来越多怎么办,到时候医院很可能被冲击得七零八落。我看到了这么一个情形:医院前一天刚刚要求发热门诊每间诊室每次只能接诊一个病人,但是排队的人实在太多了,第二天我就看到就诊的队伍几乎是人贴着人,保安就那么几个,根本拉不住,这种情况让人感到很崩溃。
      

      
      其实我们一开始的状态是很兴奋的,因为有那么多重症病人,我们想要开展各种医学手段去把他们治好。但在一段时间后,病人越来越多,好像治不完了。
      
      在我们接管七医院的时候,一名门诊医生到下班时间了,我带着接班的医生过去。到了之后发现,我需要从人群里面挤出一条路,把接班的人塞进去,再把下班的人给拖出来,当时就莫名有一种疲劳感,觉得病人看不完了。
      
      另外,重症病人多起来之后,隔离病房里面住的人越来越多,插管的、出现并发症的、去世的人也越来越多。由此,恐惧感也出现了。我们不知道,医护人员自己会不会被感染,防护措施做得够不够。
      
      后来,很多支援力量来了,自己也慢慢总结出一套诊疗、救治的经验,发现治疗的效果越来越好了。轻症病人经过早期干预以后转为重症的越来越少,很多危重症经过治疗以后脱离危险了,这时候又开始有了一些小小的成就感。
      
      驰援武汉的医疗队来了以后,武汉本地的医疗力量压力也小了很多,很多病人只要来了就能接收下来。雷神山、火神山医院开始接诊,对我们的帮助也是比较大的。
      
      回顾:系统性防御才有效
      
      回过头来看,其实我们只是在早期经历了一个忙乱和茫然的阶段,后期就逐渐变得有序了。这个过程就是不断发现问题,然后不断进行纠正的过程。
      
      通过这次疫情,我个人得出的经验是,对于类似事情,早期的预判、各部门的沟通,还有早期的医学预防,都是一些很细节的问题。可以做一个系统性的防御设计,这也牵涉到一个系统的管理问题。
      

      
      目前意大利的医护人员被感染了一大片,“战士”都被干倒了,谁上前线救人呢?我们前去支援的人分享了中国的经验,先把方舱建好,核酸检测室建好,医院通道改好,然后通过行政命令限制人的活动,将这套经验复制用在国外,效果也非常明显。
      
      所以,我们相当于有了应对疫情的全套经验,应该有充分的管理经验和管理能力、救治手段去处理这样的事情。可以预想到下一步会发生什么事,提前把它控制下来,更从容地应对疫情。
      
      从整体上来说,我们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初期听到了很多批评的声音,但相对于国外而言,我们算是做得很好的。尤其是中国的医护人员,还有修建火神山、雷神山医院的工人等,都是很拼的一帮人。
      
      现在这个阶段,逐步从收尾阶段过渡到正常阶段。武汉解封,这当然是个好消息。一个城市如果没有人出来活动,经济是耗不起的。如果一直像一潭死水,那这个城市是撑不了多久的。
      
      这十几天通过筛查和评估,普通病人逐渐多了起来,不像新冠肺炎疫情初期,一看胸片就是一个新冠肺炎(感染者)。现在大部分病人比较稳定,所以咱们心里也有底气一点,慢慢把步子加快一点,逐渐开放。
      
      解封:要恢复被挤占的医疗资源
      
      往年的3月、4月一直是急诊的高峰时期。而在今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很多有脑血管、心血管和消化系统疾病的病人发现,没有地方可以看病了。
      
      新冠肺炎在早期挤占了很多患有季节性高发病人群的医疗资源,一些患有慢性病、肿瘤疾病的人也只能在家忍着。
      
      所以到了后期,很多医院都在抢时间开放普通门诊,因为有很多需要看普通门诊的人积压在家里、社区和急诊通道,需要住院治疗。还有一些地市县的重症病人,(当地医院)解决不了,必须送过来。所以我们每天都要审核很多病人,排查之后尽快安排住院。
      
      现在我们还要假设每一个来看诊的病人都是潜在的感染者,对来的病人都要进行新冠排查。一个人的排查时间通常在15个小时左右,这对于很多急症病人来说是等不起的。针对这些急症病人,我们在做了最核心的检查之后,就会使用专门的负压手术间进行急症手术。为了保证住院病人不出现交叉感染,必须在门诊进行严格筛查。
      
      3月上旬,我们就开始模拟接收病人了,将骨科楼设置成缓冲楼,病人在进行筛查之后,到缓冲楼进行缓冲,没问题之后再转到普通病房。缓冲楼高峰期时有49个病人同时缓冲,压力还是比较大的。而武汉解封之后,医院的压力可能会更大。
      
      如今,每个专科都设立了缓冲病房和隔离病房,病人在进行急诊排查后直接到各个专科。
      
      2019年底,我妻子生下了二胎,是个女儿,当时我应该休陪产假的,但没过多久疫情就暴发了。现在,各个专科还在逐步恢复,我每天还得忙着跟各个科室的主任沟通病人转送等问题,等过了这段时间,我想把陪产假休了,回家看看女儿去。
      
      每日经济新闻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